办事指南当前位置:九江县水利局 > 办事指南 >

对话7位致富带头人(经济新方位·聚焦52个未摘帽

时间:2020-08-19 05:37  来源:  作者:九江县水利局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8-18 编者按:2015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打赢脱贫攻坚战召开了7个专题会议,涉及革命老区脱贫致富、部分省区市扶贫攻坚与“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东西部扶贫协作、深度……


编者按:2015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打赢脱贫攻坚战召开了7个专题会议,涉及革命老区脱贫致富、部分省区市扶贫攻坚与“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东西部扶贫协作、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等,每次围绕一个主题,同时也提出面上的工作要求。

有挂牌督战任务的7个省区坚定不移把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实好,引导和支持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明天。如今,未摘帽县里,一批贫困村有序出列、脱贫摘帽,贫困群众收入水平大幅提高、基本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结合上述主题,本报记者与这些脱贫村的致富带头人展开对话,期望从他们朴实的话语中,找到摆脱贫困、走向小康的成功密码。

找准路子

一起奔小康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老区的全面小康,特别是没有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是不完整的。镇原县地处陕甘宁革命老区,是六盘山连片扶贫开发重点县。一个地处黄土高原沟壑区的村子,怎样脱贫致富?

甘肃镇原县南川乡东王村养牛大户朱忠辉:我们村在塬上,山大沟深。2200多人,虽然人均3亩地,但塬高水少无法灌溉,只能靠天吃饭。

年轻时,我到工地打工学艺,后来自己当工头。2014年,我开始转行养牛。一是因为当地农村的房子改扩建得差不多了,生意少;二是因为上了年纪,干不动。

最开始,对于怎么养牛我心里也犯怵,就买了不少书,边学边养。一路琢磨下来,养殖规模越搞越大,现在56头。看到能赚钱,不少乡亲找来请教技术。在党委政府帮助下,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

合作社现有76头牛,20头是帮家里没劳动力的贫困户代养的。有贫困户把到户产业资金入股,每年保底分红1000元。有的把土地给合作社种饲草,每年领取流转费。

现在,村里有70多户贫困户跟着我养牛。合作社免费提供技术指导,销售防疫药品和饲料。到了销售季,还帮助散养户联系客商、谈价格。

目前看,效益不错。一头基础母牛,能卖2万元;一头1500斤左右的育肥牛,能卖2.3万元。以前,乡亲们最多养一头两头,现在养5头以上、20头以下的已经有30多户。村里牛存栏量已经将近1000头,贫困户年均增收2万多元。

幸福生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只要找准路子,一定能同全国人民一道奔小康。

(本报记者付文采访整理)

生态底色

荒山变茶园

绿色,贵州的发展底色。脱贫,要打赢的硬仗。怎样结合“十三五”发展目标,在补短板的过程中做好扶贫开发工作?

贵州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开发公司总经理谭正义:我的老家纳雍县骔岭镇坪箐村,是高寒山区,种地没产量,没有像样的产业,曾经很是贫困。为了找出路,我曾到外面做煤矿生意,几年下来挣了些钱。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得知政府推广高山生态有机茶,我决定返乡把村里6900亩荒山种上茶树。许多贵州人知道,海拔800米到1000米很适合种茶树。但超过2000米,还能正常生长吗?能种出好茶吗?当年我就把荒山盘了下来,买了两台挖掘机,开始平整土地,挖沟铺垦,差不多一年时间才收拾好。

“山高一丈,水冷三分”,高海拔的荒山,冬天有长达3个月的凝冻,茶树很难存活。连续试验了3年,成活率都不到10%。后来,我尝试在低海拔地区育苗,再移栽,过了一个冬天,茶苗挺了过来。

最大的难题解决了!我请人到周边乡镇搜集农家肥,人背马驮运上山,临时撑一下。接着,在山脚建养殖场,这样一来,茶园锄的草可做成饲料,养殖场产生的沼液,既能发电,又能当茶树的肥料。

有了产业,村民有活干有钱挣。现在基地大概有200个工人,全是附近的贫困户,工资一天80到100元不等,年均增收1万多元。

眼下,荒山已成茶园,因为独特的气候,茶树长出的叶片透亮,鲜美味醇,我准备主打高山云雾有机茶这个品牌。茶种到哪里,花开到哪里,观光步道就延伸到哪里,朝茶旅融合发展,帮助更多人致富奔小康。

(本报记者苏滨采访整理)

大家来帮

我也得使劲

20多年来,闽宁协作拓展到两地经济社会建设全方位多层次深度协作。如何用好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等各类资源,带动当地贫困户增强自我发展能力?

宁夏西吉县偏城乡涵江村村民马智才:3年前,我家只种了10亩糜子和洋芋,日子紧巴巴,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村干部帮我联系了5万元贷款,我用3万元买了辆三轮车、2万元买了4头小牛犊,这一发展起来,当年就脱了贫。两年后,家里有了30头牛。为了更好搞养殖,村干部帮忙联系成立了以我命名的合作社,现在社里有70头牛了。

我能建起合作社,离不开村里用闽宁协作对口帮扶资金建的不同专业领域的合作社,很多购销需求在村里就解决了,价格低、品质好。前不久,我还清了之前的贷款,又贷了49万元。继续发展养殖,我很有信心。

说起闽宁协作,村里人都知道,福建莆田有个涵江区,一直在帮我们。我们涵江村几年前还叫“烂泥滩村”,天晴灰尘跑、下雨满身泥。哪像现在,田地绿油油,硬化路通门口,家家都有自来水。是涵江区出了300多万元,修路修灯等,也给了一个发展产业的好底子。

村里和我个人的发展,大家都看在眼里。过去靠天吃饭惯了,后来村里生活一改善,大家心态也变了,开始想发展、想致富。很多贫困户跟我讨经验,我就手把手带他们,比如马金梅家没地方养牛,就入股到合作社,把牛托管给我。我这有四排牛棚,村民有补栏需求,也不用去远处购牛了,我低于市场价出售。

如今我们村,平均每家养着7头牛,几年前就脱贫摘帽了。大家都说哩:闽宁示范村,就是不一样!

(本报记者禹丽敏采访整理)

多学技术

靠双手致富

深度贫困地区往往生存条件比较恶劣,且一些群众安于现状。如何调动群众主动性创造性,培育他们发展生产和务工经商的基本技能,实现“弱鸟先飞”?

新疆皮山县乔达乡巴什拉克比纳木村村民麦麦提·如孜:几年前,我还是贫困户,除了种地没什么技能。为了让家人过得好点,我跟着乡里的大工干些搬砖、搬水泥的活。辛苦,赚的钱还不多。

后来,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驻村工作队来到村里,请来专家教授建筑、养殖技术,培训学习的机会很多。我掌握了泥瓦、钢筋、油漆等技能,从小工变大工,可以独立承包一些小项目,收入有了明显增长。另外,我还学了养牛技术,有了7头牛,在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帮助下开了商店、买了饲草机,赚钱渠道更多了。

3年过去,现在我家脱贫了,人均收入超过2万元。我还是村里唯一精通砌墙手艺的大工,成立了自己的施工队。随着村里巴什拉克湿地公园开工,庭院改造不断推进,我带领10多个村民承包了盖安居房、修水渠、修路缘石等工程。有了湿地公园,旅游业会很有发展前景,我正计划把自家房子打造成民宿。现在教育扶贫的政策很好,希望儿子努力学习,成为大学生,将来回馈村里。

村里常说一句话:“勤劳的人吃羊腿,懒惰的人喝凉水”。这几年,村里变化很大,勤劳致富的观念深入人心。帮扶就好比是足球场上的啦啦队,加油鼓劲。上了球场,奔跑踢球的必须是自己。多学技术,靠双手致富,好日子才持久。

(本报记者李亚楠采访整理)

因地制宜

帮扶有准星

打好脱贫攻坚战,成败在于精准。如何按照因地制宜、因村因户因人施策的要求,扎实做好产业扶贫等精准扶贫重点工作?

四川金阳县热水河乡大沙坝村村主任徐贵发:早在2016年,我们村就摘了穷帽,是大凉山里较早的一批。能走在前面,关键在于帮扶有准星、有特色。

村里耕地少,地势起落大,没法大规模种地,之前只能零星种些青花椒。但是由于海拔低、气温高,青花椒产量逐年减少。后来,同省的广汉市对口援助我们,请农科所专家实地查看,建议种芒果。确实,金沙江对岸的云南村子,种芒果成了富裕村,我们眼馋了好多年。早些年村里也利用集体土地试种过,但一没资金二没技术,果子又小又酸。

援助干部驻村后,不但争取到10多万元产业发展资金,还引进了新的芒果品种,安装了喷灌设施,专家手把手教大家搞田间管理。脱贫当年,38亩芒果树挂上了沉甸甸、香喷喷的果子,加上套种的西瓜,销售收入超20万元,村里顺利地把贫困帽摘了下来。

芒果园的土地是集体的,但收益是大伙儿的。广汉市出资帮我们建立了专业合作社,将芒果园20%的收益用于补贴少数还没脱贫的村民,未来还会将80%的收益用于资助学生上学、增加贫困户收入等公共事项,为摘帽后的村子增加发展后劲。

如今,芒果园超过50亩,越来越多村民主动到果园套种乌洋芋和红米花生。以前个别游手好闲、没有脱贫动力的人,现在都成了果园务农的好手。大家一心一意谋致富,未来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本报记者张文采访整理)

教育路上

脚步不能歇

“两不愁三保障”,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义务教育要有保障。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如何在提升“两不愁”质量水平的同时,解决“三保障”问题,让脱贫摘帽成为贫困群众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同乐苗族乡归东村村支书龙秀昌:“家贫不常得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以夜继日焉。”书声琅琅,这是村里归东小学的孩子们在放假前准备考试。

还记得以前的学校,立在悬崖上,教室破烂,地面尘土飞扬。当时,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教育不能落下。我读小学时就换过几个教学点。中学时,每次上学得背上一周吃的大米,步行两个钟头。那会儿就想:有了钱,我一定要建学校。

早些年,我在自家地里种茶叶,去外县种植基地考察,请教栽培技术专家,渐渐有了一些积蓄。后来,我从山上挖来野生葡萄藤,移植培育,收入颇丰。就这样,我办起野生葡萄种植发展专业合作社,吸纳了9户未脱贫户参与,还带着大家改良葡萄品种,利用远程教育系统学习科技种养。大家的生活也蒸蒸日上。

赚了钱,头一件事,就是帮孩子们重建教学楼。自己添点,政府给点,热心企业支援点,筹齐建小学的资金。新校址地势平坦,上学方便。

这些年,教室、食堂、围墙、球场、步道、图书馆,都建起来了。去年10月,村里最后两个辍学生也在我和帮扶干部的劝导下成功返校。

教育路上,脚步不能歇。最近,我又把自家的几间屋子倒腾出来,作为村里的幼儿园。每当听到孩子欢快的笑声,我就觉得自个儿做的这些事有意义。

(本报记者张云河采访整理)

盘活土地

增收可持续

今年是决战脱贫的收官之年,各项工作任务更重、要求更高。在云南,通过易地扶贫搬迁,99.6万名贫困群众摆脱了“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困境。搬迁后,怎样利用好留下的土地,群众如何切实享受到产业发展的红利?

云南会泽县娜姑镇发基卡村书勇合作社负责人杨勇:过去我们这里,很多贫困户的家就建在地质灾害隐患点上。这些年,大家住进了城里的新房。

远离土地,年轻人纷纷选择外出务工。留下来的大多年纪偏大、缺少技能,他们的生计咋办?我们的石榴种植基地,解决的就是这个群体的收入问题。

搬迁户,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土地。就拿隔壁炉房村来说,过去缺水,土地给我,都不敢种石榴。如今,政府架通水渠,荒山荒坡一亩地租金涨到了400元。单靠土地流转金,农户就能拿到近万元。这笔钱看似不多,意义可不小:解决了搬迁进城后的基本生活,能让大家放心去闯。

贫困户,最值钱的还是劳动力。在我们石榴种植基地工作的贫困户大多50岁上下,都是熟练工。他们可以自己选择工资计算方式:按天、计件,还有包管户。一般来说,刚来的会选择按天结算,每天工资80元;熟悉一段时间后就会选择计件,每天多的能赚200多元;等到跟着种上个一两年,不少人会选择成为包管户,一年下来能有六七万元收入。

贫困户负责种好,我的重点是卖好。石榴8月中旬上市,我千方百计联系商户,最好的1000吨果,已经找好了销路。受疫情影响,今年水果售价不比往年,我少赚点,争取让贫困户收入再涨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