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简报当前位置:九江县水利局 > 工作简报 >

多名女童遭午托班“爷爷”猥亵 何处是孩子的安

时间:2020-08-18 12:35  来源:  作者:九江县水利局
   就读于江苏启东某小学一年级的叶倩,被父母寄托在学校附近的由张群晖及其妻子开办的午托班。
午托期间,叶倩说过几次下身不舒服,黄莉检查发现女儿下身阴部红肿,但因不知道具体原因,并没有当回事。 直到叶倩连续几天说下身不舒服,黄莉检查再次发现红肿,此时,叶倩才告诉母亲,午托班张爷爷经常带她到小房间捏她的下身,捏了好几次。 黄莉这才意识到,女儿被猥亵了,随即向公安机关报警。经查,这个午托班有多名女童遭到猥亵,叶倩只是其中一个...... 01 午托班性侵现象屡次发生 午托班的出现,是为了解决家长因上班而无法中午接学生的问题。由于多数是私人机构,资质良莠不齐的情况一直遭人诟病。 虽然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校,但午托班依然承担着负责中午放学后学生的吃饭和休息及学习辅导等责任。 但就在这供以孩子休息的 安全之地 ,却被屡屡爆出性侵现象。

2018年,福建厦门某午托班的老师林某,趁无人之际,对学生小花实施了猥亵。更可恶的是,这并非林某第一次犯案。2015年,林某就曾利用社区合唱团老师的身份,对一名10岁女童强制猥亵。 此外,这类事件也并非只发生在女童身上。去年6月,深圳某午托班教师潘某,利用职务便利,在休息室内多次对一名9岁的男孩进行猥亵。 上述罪犯,身为教育相关从业人员,竟背弃教师职责,对儿童实施猥亵行为,行为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 02 从业禁止的必要性 根据 女童保护 统计,2019年媒体公开报道的301起性侵幼童(18岁以下)案例中,熟人作案212起,占比70.43%,教师、校车司机、学校厨师、保安等易于接触儿童职业的从业者作案占比很高。 如何在制度层面严格禁止有前科的人再次进入这些行业,对于保护未成年人,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2018年 女童保护 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上,针对超三成性侵儿童案例为多次作案的问题,多名代表、委员和专家建议,完善性侵儿童犯罪人员从业禁止机制,并在全国进行推广。

目前,针对性侵儿童犯罪人员实行信息公开并进行从业禁止的制度,在浙江慈溪、上海闵行、江苏淮安等地都有试行。去年7月,上海市出台《关于建立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意见》,这是全国省级层面首个涉性侵违法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 去年10月2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本次提交的修订草案,采用了2018年的 1号检察建议 中的相关做法,写入了入职查询和从业限制制度,规定 招聘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的从业人员时,用人单位应当向公安机关查询应聘者是否具有性侵害、虐待、暴力伤害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记录;查询发现其具有前述行为记录的,不得录用 。同时还制定了罚则,违反入职查询、从业限制规定,可处最高上限50万元罚款。 然而,涉罪查询在实际执行中仍然面临许多考验。国家检察官学院副教授王韵洁提醒说,当前就业市场流动性极强,规避地方性从业禁止制度难度不高。她建议应尽快建立全国性的侵犯罪信息查询系统。 03 关注孩子的身体异常 文章最开头的江苏启东案例中,女童在跟母亲说了自己下体不舒服后,母亲并没有重视起来。事实上,这一做法是很欠妥当的。 孩子受到性侵后,可能受到威胁、心理操控等原因,很难立即主动说出来,寻求帮助。作为守护者的成年人,家长需要留意孩子们的生理变化,关注身体出现非理性的不舒服状态,以及行为、情绪的异常。 此外,孩子们学习防性侵安全意识也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要让孩子们了解身体的界限与隐私部位,让他们知道哪些行为属于性侵害行为,掌握防范性侵害的方式和方法。